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白肘子 > >正文

[新传说] 闯关游戏

时间:2021-10-06 来源:极品菜鸟网
 

  文平考上了戏剧学院,一家人喜气洋洋的,临开学时,爹揣着血汗钱,从南方打工的城市赶回来。

  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只能让文平独自一人去学校报到,考虑到路途遥远,文平又没出过远门,爹决定给文平模拟一堂表演课,题目是—怎么能安全到达学校。

  全家人聚在一起,文平十四岁的妹妹小燕也获准参与。爹说:“文平,我准备了几道考试题,咱们来玩个闯关游戏,你就扮演你自己,现在在去戏剧学院报到的路上,如果你能顺利过关的话,就保险能安全到达学校,我们也就不用为你操心了。”

  文平说:“好,开始吧。”

  爹年轻时在地方剧团干过一阵,有些表演基础,这回他来了劲,说先要去“化化装”,找找感觉。娘仨听后都笑了。

  爹再出来时,头上多了条白毛巾,活像一位陕北牧羊老汉。“老汉”朝文平这边走来,正要到文平跟前时,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脚,“老汉”下意识低头瞧去,哟,一个黑色钱夹子不偏不倚就躺在他跟前,他猛地蹲下身,一把抓起那个钱夹子,然后从里面掏出一沓平平整整的红色人民币,这情景顿时让娘和小燕都傻了眼。

  “老汉”一脸欣喜,忙拉住眼前的文平,悄悄地对他说:“小伙子,你看这钱,咱们私下平分了吧?”可这时文平纹丝不动,带着一脸诡秘的笑走了。

  爹冲文平跷起大拇指:“好小子,第一关通过了!”

  娘和小燕一脸不解,文平解释说:“这种把戏电视上、报纸上都说过,上次电视台就拍到一个年轻人被骗子用这种方法讹走了一百块钱,我们现在看见谁使这种把羊羔疯治疗药物戏就当没看见一样。”

  娘和小燕都张大嘴巴“啊”了一声。

  接着,爹走到一张桌子后面,桌上摆了几样东西,爹冲文平一招手:“现在我是商店老板,你要来买东西!”

  文平走到“柜台”前面,掏出一张五块钱纸币:“来瓶矿泉水。”

  “老板”把钱接过去,马上又退了回来:“小兄弟,你这钱缺了个角,换一张。”

  文平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票递过去。“老板”接过去,转身去一个假想的“货架”上摸索,摸到了“矿泉水”,转过身把百元票还给文平:“算了,缺角的钱也能花,我没零钱找你,收你零钱吧。”

  文平不干了:“您还是找吧,我这五块钱留着坐车呢!”

  “老板”也不干,非要零钱,两个人推搡着,互不相让。

  最后“老板”说:“对不起,你这钱是假钞!”

  文平说:“这不是我那张!我记着那钱的号码呢,再这样我就报警啦!”

  爹笑笑,冲文平又跷起大拇指:“第二关通过!”

  娘和小燕这回算是看明白了,惊得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。

  文平说:“这些招数,我们学校对面小商店的老板全会!”

  接下来的几关是“碰瓷”、“易拉罐中奖”,文平都顺利过了关。爹有些吃惊了,想不到自己儿子的表现会这么出色。

  旁边小燕娘儿俩也看傻了,她们做梦也想不到平常的事情背后会有这么多猫腻。

  终于到了最后一癫痫病能不能用中药治好个关口:走出火车站。

  爹说:“小子,压轴戏来了,看你的了!过了这关,学校的大门就快看见了,就算你安全到达。”

  文平自信地说:“没问题!”

  爹冲小燕娘儿俩一招手:“你们也要参加!进里间,我给你俩安排角色。”

  接着,爹一会儿是车站检票员、同车老乡,一会儿是摩的司机、面的司机,一会儿又变作问路人和报贩,文平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逐一化解。

  这当儿小燕提着个小包上场了,她的嘴巴不知啥时候抹得红红的,说话也嗲声嗲气的:“这位先生,要住店吗?”

  文平忍住笑不加理睬,小燕看看四周,走上前来,手搭在文平耳边,说:“有床垫哦!来嘛……”天哪,这小妞儿从哪儿听来的!

  文平正色地推了小燕一把:“请让一下!”

  小燕冲爹娘一伸舌头,扮了个鬼脸下去了,就这样,又顺利通过了一关。

  眼看就要到“车站广场”了,就在胜利在望的时候,一个“老妇人”出现了,这“老妇人”是娘扮的,她走上前说:“大兄弟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呀?”

  文平强绷住脸才没“笑场”,一言不发照常往前走。

  “老妇人”伸手拦住他:“大兄弟,跟你打听个事儿中不?”

  不等文平反应过来,“老妇人”继续说道:“俺的儿生气从家里跑出来了,俺找了他三天仍不见人影儿,钱花光了,俺也回不去了……”

  文平心里一动,鼻子一酸,差点儿流下泪来。
<男性癫痫有哪些危害?br>   娘的话让他想起自己那一次跟娘赌气离家出走的事来,那时候多么不懂事啊!为了双篮球鞋跟娘闹别扭,跑出去三天不回家,急得娘差点没疯癫,想到这里,文平忍住泪,硬下心,进入规定情境,丝毫不为所动。 

  就这样,文平终于走出了“火车站广场”,他抬头一看,只见爹举着锅盖出现了,这锅盖上贴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一排字:“北方戏剧学院接待站”。

  文平欣喜地走上前去,握住了爹那双粗糙的大手,爹一指身后说:“上车,走吧。”

  文平顺从地“坐”到车上,向“北方戏剧学院”方向“驶”去。

  文平跟着爹绕了几个圈,算是走了一段路,突然,爹大叫一声:“到站了,下车!”

  文平听出爹的语气不对,一看神色,坏了,爹“变脸”了— 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,向他张开了大手:“钱交出来!”

  文平心里暗暗叫屈:这下完了,七十八拜都拜了,就这一哆嗦没哆嗦好!

  面对着“车匪”,文平只好乖乖地掏出了钱,爹装车匪还装得真像,他朝文平手上的“钱”看了看,嫌少,便继续喝问:“银行卡呢?”

  嘿!文平苦笑着:他倒是啥都清楚啊—他能不清楚吗?这钱就是爹亲自去镇上的银行存的!没办法,文平只得把卡也交出来了。

  爹吼道:“密码?”

  文平看了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筷子—“刀”,慌了神,只得说了密码。

  话刚落音,爹拿“刀”朝文平脖子上就是一抹:“咔嚓—”

  河南哪家癫痫专业医院好小燕和娘在旁边惊叫起来:“哎呀,告诉了密码还杀人啊?”

  爹笑了笑,宣布测试结果—文平闯关失败!

  文平一脸沮丧,说:“谁能想到你会假扮接待站啊!”

  爹一听急了:“谁能想到?贼能想到!强盗能想到!我们老板出差就被人在机场冒充接待的人,抢走了一万块钱现金,幸好他死活没说银行卡密码,否则连命都丢了!”

  三人听后全都惊叫起来:“为什么?”

  爹说了其中的诀窍:“没有密码的银行卡贼拿去没用,他一旦知道密码就会灭口,记住,任何时候密码都不能轻易出口!”

  大家被爹的话唬住了,半天没吭声,接着,爹缓缓地说出了一个令大家都大吃一惊的秘密:“你们知道吗?这次回来的路上,我在车站上了歹人的当,8000块钱工钱被抢了个干净……”

  文平他们娘仨又失声惊叫起来:“啊?”

  爹继续说道:“这是我在一个部队工地修营房挣的,谁知道没上车就被抢光了,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,没办法,我只有回到工地想办法。部队的一个连长听说了,当天让全连的战士把将近半个月的津贴捐了出来,凑成这8000块钱交给我,让我赶快回来交学费,怕我再弄丢,就陪着我去银行存钱。”

  娘开始撩起褂子擦眼睛,爹接着说:“有些人的心变了,不比从前了,可有一样没变,绿军装和红帽徽!有困难就找解放军,这句话,永远不会变。孩子,你要像记银行卡密码一样记住它!”

  文平使劲儿点了点头……(故事会在线阅读)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